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邓聿文:我从泸县校园死亡事件,看到盛世阴影

April 6, 2017

2017-04-06 邓聿文 聿论

泸县校园死亡事件连日来的舆情发酵,已将这个边远小城置于舆论风暴。据悉四川省长已经到当地指导处理。地方政府的所作所为连官方的新华社都看不过眼,一篇《新华社记者泸县采访被干扰: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的报道,让全国人民看到了当地政府是如何对待舆论和民情的,其处置手法的粗暴和拙劣着实会引发民愤。

不过,如此处置也并不奇怪。中国的地方政府,尤其是基层政府,在处理此类事情时,少有不迷恋暴力的。对此事,网上有一些说法,甚至把他和康师傅联系起来。我倒觉得,这起事件没有什么太深的背景,充其量可能有个别官员卷入其中。据悉欺负这个已经死亡学生的5个校霸中有官员子女。它就是一起寻常悲剧。但寻常中恰恰透露出不寻常,因为所谓的采用警力封路驱赶民众、拘捕网路造谣者、干扰采访、搪塞推诿等做法,将一个基层政权的糜烂暴露无遗,让人们看到了盛世下的一个长长的阴影。

一个社会处在末世阶段,往往会显露出一些相同的特征。就泸县来说,在处理此事时,有几个相同点值得关注:

(1)  基层社会的黑社会化和流氓化。

网传泸县太伏中学这个被死亡的学生是被5个校霸活活打死。不管此事真假,有一点是肯定的,即这个学校存在校园霸凌现象。事实上,农村中学或者县城中学,校园霸凌现象一般都存在,而且还很严重。校园霸凌当然不能说是黑社会,但有霸凌现象的学校,其所在地区的治安一般都不会太好,那些欺凌同学的学生,一般都带有很强的痞子和流氓色彩。这些学生多数在中学毕业后走向社会会发展成为流氓团伙或黑社会。

(2)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在基层,一旦有某个负面事情发生,官方第一时间并不是封锁消息,而是反应迟钝。等到反应过来,觉察到对官府形象有伤害时,才匆忙采取封锁办法,企图不让信息传出去。过去这一招一般有效,但在自媒体时代,这招不灵,官府因此就以打击谣言的方式拘捕一些发帖者,说这是造谣。如果事情进一步发酵,就对本地媒体进行全面管制,对外地媒体和上级媒体,则用种种办法进行干扰。总之,是不让社会获得真相。

(3)  高压恐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事情尚处于萌芽状态或没有扩散时,基层政府习惯的做法是直接用钱收买受害者;如果事情已经扩散,影响很大,则在收买的同时,还会采取高压手段压服有关当事人配合。假如事情因初期的处理不当闹得满城皆知,有可能引发民愤时,地方政府就会调动警力,用暴力来控制局势发展。对基层官员来说,原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让事情扩大影响到自己的前程。

(4)搪塞推诿,撇清责任,毫无担当。

对基层官员来说,一旦事情发生,不是想着承担责任,而是能将自己的责任回避掉的都回避掉。在新华社的报道中,我们看到,当记者问是否有霸凌现象时,县教育局长和太伏中学校长的回答是,此事由警方接手,是否有霸凌现象由警方处理。将事情推给警方。政法委书记则将封路解释为怕赶集出现意外而采取的应急措施,宣传部长在面对记者有关如何回应民意的提问时表示对网上谣言,可以不回答。如此等等,凡是与自己职务有关的,统统都回避掉。

上述这些处理手法,已经成为基层政权的思维模式。泸县政府也不出这套逻辑,只不过,他们这次得罪了官方的新华社,让记者狠狠地曝了一回光。但从此事中我们进一步看到,在一个社会的末世阶段,老百姓的痛苦与官僚集团的利益毫无关系。官府已经成了官员的官府,与老百姓没有一毛钱关系。基层政权首要考虑的是维稳,这是最大政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有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就必须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将事情控制住,将火星扑灭。所以,暴力和管制是经常用的两种手段,由此也往往使大量不是政治的事件最后上升为政治事件,由整个体制来为官僚群体的不作为、自私自利、庇护政治买单。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要付出的转型代价。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