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header photo

五柳村导读

Blog Search

Blog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美媒:中国官方发中学生命案通报再引批评

April 9, 2017

2017年4月9日 21:53 美国之音
--------------------------------------------------------------------------------

 
赵鑫4月1日一早被发现在宿舍楼外

 
   中共四川泸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报泸县太伏中学学生赵鑫死亡事件情况,给出的定论是,没有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排除他杀,赵鑫为高坠亡。官方的结论不仅没有平息网络多天来对该案的质疑,反而激起新一轮质疑和谴责。

中国许多官媒,包括曾批评太伏镇当地官员阻挠和刁难两名新华社记者实地采访的新华网,星期五都报导了泸州市发布的通报。

新一轮质疑

 
赵鑫遗体背部伤痕累累

官方最新结论表示,赵鑫从3月27至31日发生了三件事,一是翻墙被抓,压力大;二是感冒发烧比较严重;三是31日晚有行为和意识上的异常出现,惊梦说胡话。赵鑫在凌晨2至3点生活老师探望他病情后,曾起夜上洗手间。

有网友评论说,这基本上是说,赵鑫是梦游跳楼死。不过,从官方公布的赵鑫在宿舍楼外的死亡照片看,赵鑫裤子和上衣穿得很整齐,质疑赵鑫凌晨起夜为何要穿好衣服。

此外,网上应该是官方认可的一段案发后第三天记者拍摄的视频显示,宿管阿姨(生活老师)向记者指出赵鑫的床铺,上面的被子都叠好了。网友质疑,赵鑫凌晨起夜,是否还叠好了被子,或者是被人叠好,谁叠的?

同一个视频还显示,赵鑫宿舍内窗户前的一个台面上,比较杂乱,很脏,有许多污垢或脚印之类的脏迹。但是,在官方通报中的同一个台面的图片,却被擦拭得非常干净。而官方现场勘验结果是,洗漱台及窗框外侧窗台,各发现一枚不完整的新鲜鞋印。网友质疑,这么重要的案发现场,为什么勘查图片不是原始状态,原来的脏迹都擦干净了,怎么能留有官方需要的一个脚印。

官方通报还表示,赵鑫晚11点左右说胡话,惊醒了全室的另外8名同学,也引来了生活老师和楼长。不过,网友质疑,赵鑫一个90多斤重的活人如果高空坠落在水泥地面上,会没有人听到有声响和任何惨叫声吗?

网友质疑,四川省官方为何不让京城等外地第三方法医验尸,而是“自己人验”,为何不让验尸法医在通报会上自报姓名直接解说,而是让官员用文字代替,这样的“自己人去尸检”的结果谁敢相信,又有谁会相信。

还有网友表示,作为吃瓜的群众都能看出官方的尸检结论和赵鑫尸体外伤不符合。有网友质疑,现场尸体图片显示,赵鑫尸体是右侧卧,而尸检结论上的主要骨折创伤以身体左侧居多,希望官方能够有所解释。

最大可疑点

几年前曾卷入争议的深圳医学专家肖传国,4月8日在微博上表示,死者俯卧,前侧身体着地,脸面额部无伤。请解释头颅后枕部挫裂伤和头皮血肿是怎么造成的?这个伤很可能是坠楼前的原发伤。

肖传国9号又在微博上表示,这个案子最大疑点就在后忱部挫裂伤,特别是头皮血肿……用提问形式大家就都明白了:任何骨折都会迅速形成巨大血肿,但这孩子的左手从上到下多处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横断骨折,为什么没有血肿?为什么受伤轻微并无颅骨骨折的头皮却出现血肿?学医的、学法医的明白了吗?

大批网友留言表示,不是学医的都明白,人活着的时候血液是流动的,所以伤口处会有血肿,人死后心脏停止跳动,血液不流动,所以没血肿,而且,赵鑫落地没有七窍出血,就证明肖教授说法更合理了。

爱信不信?

曾与赵鑫的父亲视频商谈代理的湖南律师廖曜中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多天来他一直设法联系赵鑫的家人,但是再也联系不上,官方4月7日的通报根本就是无耻。

记者:“有没有代理成功呀最后,这个案件?”

廖曜中:“没有,一直是见不到面的,一直是封锁人家,这是严重的犯法。他的家属,这么多天了还控制人家的自由,与他们取得联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完全把你隔断了。”

记者:“还是一直联系不上,虽然您有意代理?”

廖曜中:“不仅联系不上,一直不允许人家。名义上是保护人家,事实上是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限制人家的通讯,把人家的通讯给掐断。”

记者:“您怎么看政府的这个通报?”

廖曜中:“无耻卑鄙,他们是流氓。它不是有说服力,完全是耍流氓。压根儿就没有考虑给你有没有说服力,随便骗你,信不信由你。反正你要来接触、要来验证,你不可能,我就不让你。我就这么做,看你怎么样。我们这个上级机关也不干预,我觉得真的可悲了。”

梦魇自杀死

有网友讽刺说,7天时间终于编出了一个新剧本,之前说自杀,没有人服,因为自杀要有许多证据,现在改成极其荒唐的梦魇死,不需要更多证据,死无对证。这是大天朝怪事连篇的躲猫猫死、喝开水死、做俯卧撑死、戴套打飞机死之后,2017年前所未有的“梦魇自杀死”,大天朝子民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

网友还质疑,赵鑫的爷爷和当地官员视频对话中,说孩子在学校有人找他要钱,爷爷报警了,这个细节有接警记录吗?当局为何不对外说明?

泸州官方在通报中还提到打击针对赵鑫死亡案的网络谣言,特别对5个网络视频证伪。不过,有网友表示,网络上有更多的有关赵鑫案视频,官方没有证伪,那就说明是真实的了,比如当地官员和家属讨论解决、官员到爷爷奶奶家中强逼签字同意赵鑫是跳楼死,导致两位老人气昏等等视频。

到目前为止,美国之音记者一天内多次拨打赵鑫母亲游小红的手机和另一个号码,仍无人接听,赵鑫父亲赵廷安的手机则继续报称空号。与赵廷安关系密切的一位干亲告诉记者,多天来已经联系不上。另外,有距太伏镇20多公里的网友近日前往太伏镇探视,没有找到赵鑫的家人,而且接触到的一些村民、镇上民众也都不愿再谈论此事,感到明显比前几天增加许多恐惧感。同时,许多网友的质疑和评论文章,也继续被大量删除。

Go Back

Comment